時裝

May 15, 2016


aogp_fb_fashion

成為一位時裝設計師,是小時候不知從那裏發想出來的志願。
父母親都是簡單平實的人,只管努力工作,改善生活。記憶中他們只灌輸了醫生、護士、律師或老師這些理想給我。

令我對時裝這夢幻及五光十色的世界產生好奇,大概是那位在八十年代形象百變的女歌手。她每一次的出現總是冶艷前衛、千變萬化。年幼的自己,對歌曲內容不太明白就是被她那獨特的光芒所吸引著,常追看有關她的一切。

此外,坐在髮型屋等候母親理髮,是另一個能接觸到時裝的機會。《姊妹》及《青春》這類在家裏不會見到的女性讀物,是打發要呆上幾個小時的好良伴。對內容只餘下零碎的記憶朦朧相片中的女主角自信滿滿的看着鏡頭;綣曲長髮或梳著型格男性短髮;扁扁的畫家帽; 短䄂上衣外配背心長裙;粉色的書紙;以及總是起波浪的書脊。不知不覺間,這些雜誌讓我知道女性的不同面貌。

中學時,開始注意外表、渴望成長及獨立。總喜歡調整校服的可能性。校章、裙長、衫䄂、外套、黑鞋、白䌩、眉毛、髮型;在可以的範圍內盡可能想方法修改一下。例如,為了讓校章視覺上特別些,會用上各種方法弄走扣針面層的紫色塗料,令校章變得只剩下暗紋純金色。在校服上這裏短一些、那邊長一點的改動,陪迴在違反校規的邊緣。可算是人生第一次與時裝的一些概念牽連上 - 希望個人表達、挑戰規條、想要時尚氣息、出眾、離群中合群(跟同學們不同或跟部分的一樣)。這些調整,令人不自覺產生一種優越感。

衣著打扮影響我們的外觀、給別人的觀感、反映性格、生活方式、喜好及重心,更令穿著者的感受及行為有所改變。例如,架上了時款太陽眼鏡,令人頓時自我感覺酷了、型了,這不其然產生的變化。眼神、表情最會給人閱讀到自己的想法,而架起了太陽眼鏡,在外觀上有了明確的標示,與人產生了一種距離,及自我保護感。再者,太陽眼鏡一向被投射為個性/有型/明星/與衆不同的形象,戴上後不被看見(視線)的特性,構成了換上另一個身份的感覺。

時裝是不斷向前,追求創新的行業。每一季度的衣服手袋鞋䌩化妝配襯,好像是給人最新的標準去定義自己及美。這代表著新、新穎、革新的特性,令穿著及擁有最新的時裝,被塑造成帶有一種領先、富有、獨特、鶴立雞群、及優越的暗示。

但,這些暗示亦是時裝危險的地方。讓人一不留神,便會給這些暗示吞噬,令人忘卻了自己,並蓋過了時裝自由的可貴

這份自由可以是設計師對未來的幻想、回應現實、心理或功能上的需要,以及維繞著人無邊界的尋找不同可能性。它更應該是任何人對如何表達/表現自己自由的選擇。

 

